独行侠的悲情物语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交际范围就开始限制于很狭隘的一个圆圈内。
中学时候的同桌和前后桌;大学时候的同寝,透过网络接触到的一小部分人群。
这圈数目不多的人群,固然有一些跟自己的关系很铁,珍惜对方同时也被对方珍视,但相隔距离远了或者彼此无法及时照拂的时候,仍是会感到寂寞和自怜。
想来这和从小父母培育的方式有一定关联,也和自己的性格相关。
成日被锁在家中,与好友玩乐的时间被压缩至几乎没有,倒也不曾有太多的苦水,安安静静捧一本书,便安然度过了一个上午、一个下午。即便是常被叫做“老班”的年代,也只是一个会在自修课结束时恬淡喊出“放学了”的安静小姑娘。
我看过我的生日密语,上面的文字将这一日出生的人形容成了上达天庭、超脱世俗的人,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皱眉头,不大现实和冷傲孤僻倒也很精准地阐释了自己目下生存的状态。

正如“众”字所示,社会是由人与人构架而成的一个群体。
你纵有满腹才学、纵有绝世容颜,若是深藏不露、掩于群峰之巅,瑟瑟山风当中固然只是一个形单影只的可怜虫罢了。
这当然不是说的我,我没有满腹才学也没有绝世容颜,想象一下场景,发表一下感慨。

学院里圣诞之夜貌似又搞了场热热闹闹的歌会。
这当然没我的事,也没我们寝室什么事,我们这些姑娘都是慵懒又特立独行的神秘生物。
然而,大部分人还是群居着的,人与人相互倚靠着,相互作用着,他们的身边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人,他们交谈、一起吃饭唱歌、成为朋友甚至成为恋人,一直坚定地交往下去或者中途分道扬镳再去交往另外的人……
我旁观着,像个行将就木的老者,冷静地注视着一出又一出的剧目,尽管它们千篇一律,无聊又乏味。
我拒绝着参与其中,害怕被众人注视,超过五双陌生的眼睛盯住自己,便会坐立不安、手忙脚乱,事后心慌意乱。

我容易想很多,容易洞彻别人的欲望,过后带着怜悯的心情注视他的“表演”;
在遇到真诚的、可爱的、爽朗的人时,又能发自内心地微笑和欣赏对方。
戒备心很强、冷僻、孤傲、决绝;全身心放松、信赖、忠诚、爱意——仅仅取决于对方是谁,有着什么样的品性。
我不容易被骗,因为正常状态下我选择用层层盔甲将自己包得严实,
然而,却将很多可能真诚、可爱、爽朗的人隔挡在了五米以外。

其实我很羡慕,羡慕那些会说会笑,能够轻松将自己置于人群瞩目的最中心点的人们;
也很是厌恶一直游离于边缘、因为一点恐惧和慌乱就选择远远逃避开的自己。
若是有人愿意拉扯我一把,我想我还是愿意的,成为群体中的一员:
跟大家一起谈笑、唱歌,以及恋爱吧。

自我介绍

satsuki

Author:satsuki
欢迎来到 FC2 博客

うた

最新文章

最新留言

月份存档

类别

链接
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